當前位置: 首頁>書庫>書籍閱讀> 掠愛驚情

正文   第五章 母親

書名:掠愛驚情   作者:凌霖魚  本章字數:3322  更新時間:2020年02月26日 11:10

霍域陰了臉,像是要發火的樣子,他握緊了拳頭,似乎像是極力忍耐些什么,許久看向門口,冷聲道,“去把飯菜給葉小姐送來。”

霍域坐在床頭,拿著一碗粥,“小許,我來喂你。”

葉許笑了笑,“呵,霍域,你這一腔深情是想要給誰看?你別忘了,我現在的身份只是你的情人。”

葉許說過,搶過霍域手里的碗,碗里灑落的粥滴在了葉許胳膊上,瞬間就燙起一個水泡,葉許只是喝著粥,眉頭都沒皺一下。

“我去叫醫生過來給你處理。”霍域說道,看著葉許手腕上的紅腫,皺了皺眉。

醫生看到葉許有些怪異的胳膊嘆了口氣,這大概就是有錢人家的怪異情趣吧,多說無益,只是覺得葉許可憐,難免嘆了嘆氣。

“疼嗎?”

霍域看著葉許扭曲的胳膊,和纏在胳膊上遮蓋燙傷的繃帶,一時之間不知道要怎么說。

“與你無關。”葉許看了看外面的天空,已經全黑了,“你要是想做什么現在就做,不想做什么我就睡覺了。”

“葉許,”霍域躺了上來,在她耳邊低聲呢喃,“留在我身邊,我會對你好的。”

葉許低低的笑了兩聲,霍域聽得出來,那笑聲里面的諷刺,“我已經不相信你了。”

“明天我就帶你去見你媽媽,好不好?”

葉許笑了,聲音沒有半點起伏,“真的嗎?可我不想見她了。就像是你的承諾,以前你不想實現,現在你在同我說,已經晚了。”

“有一天,你知道你冤枉我冤枉我家之后,你如何還清你這一身的債。”

霍域記得葉許在去醫院的道路上同他說的那句話,現在每每想起都是感到無端的恐懼。如果真的是自己錯了,自己的復仇錯了,他拿什么還葉許的一身傷,拿什么還葉許爸爸的一條命。

不會的,自己一定不會出錯的。

霍域想到,抱緊了葉許。葉許太輕了,仿佛一陣風就可以刮走一樣。

那天晚上,葉許一直睜著眼睛,直到天亮,她一動不動地躺著,眼睛一眨也不眨,只是看著遠處的天空。

星辰寥落,現在沒幾顆了。

第二天,霍域醒過來的時候,看到葉許和葉許眼底的烏青像是明白了什么,皺了皺眉,只是跟她說了句——“我晚上會帶你去看你媽媽。”

“少爺。”

“照顧好葉小姐。”霍域吩咐道,離開了別墅,“對了,一會兒會有人送些衣服過來,你們幫葉小姐選一下,把葉小姐換下來的衣服扔了。”

林峰看著精神煥發的霍域不由得想,少爺最近還真是越來越精神了,這么想著,他忽然猛地一抖。

他抬頭望去,只看到重重疊疊的窗簾,其他的什么也沒有。

葉許繼續在陽臺上的躺椅上作者,在那里看來來往往的車輛,倒也好好吃飯,吃完飯又去那里坐著,一坐就是一整天。

霍域下午就處理干凈公司的事急急忙忙的想要回去看看葉許,他怕葉許會想不開。回別墅的時候路經了一家珠寶店。

“葉小姐呢?”

霍域回到屋子,脫下大衣就問仆人們葉許在那里。

家里的仆人們霍域特意找的話少的,不會讓葉許感覺她是情人。平時做飯的舒嫂也是個溫柔善良的人。

“在陽臺上。”

霍域走到陽臺的時候,葉許正盯著窗戶外面發呆,一只有些扭曲的胳膊垂在身體的一側說不出的怪異。

葉許聽到了腳步聲,扭著頭過去看著霍域,除了那只瞎了的眼睛另一只眼睛目光冰冷,仿佛是在看一個陌生人。

霍域心頭一沉,許久才勾起了嘴角,“今天過得怎么樣?我給你帶了禮物。”

“謝謝,不需要。”葉許扭過頭,繼續看窗外的風景,已經是晚上了,路燈和遠方行駛的車的車燈連成一片,看上去竟多了些繁華的感覺。

“你想出去?”

“不,你想多了。”葉許抬起頭,“你所做的這一切都不是該對情人的態度。”

霍域一愣,語氣逐漸冷了下來,“那你希望我要用什么態度對你?”

“要做趕緊做,做完趕緊走。我不需要你的禮物,你離我遠一點就是你給我最好的禮物。”

霍域看著她,許久嘆了口氣,“飯熟了,下來吃飯吧。”

葉許從搖椅上坐起身,或許是下午躺的時間夠長了,猛地一起來眼前有些發黑站不穩,霍域連忙上去扶住她,卻被葉許一下子推開了。

“不勞您費心了。”

“等吃完飯,我帶你去看你媽媽吧。”

葉許一愣,身子抖了抖,許久沙啞著嗓子說了句,“不用了。”

“你真的不想去看嗎?”

葉許笑著看著他,一臉的諷刺,“我媽媽看到我跟你一起出現,那才是真正的要瘋了,你難道不知道嗎?霍總。”

“你不用用話激我,我不會放你走的。”

“沒有的事,反正也就這幾個月了,”葉許看著他,“我還真不知道,我一個瞎子對霍總還有什么用處。還是說,霍總嫌我這葉家小姐不夠身敗名裂?”

“我不會讓你死的。”

“沒事,霍總我只是一個情人。”

兩個人坐在餐桌上,餐桌很大,葉許想坐的離霍域遠遠的,卻被他扣著手把她拉到了自己身邊。

霍域脫下衣服,從里面取出來一個精致的小盒子。

“這是給你的。“霍域把小盒子遞給葉許。

葉許收下了,還朝他笑了笑,“謝謝霍總,我很喜歡。”

霍域或許是因為這句話感覺心情還是比較好的,當然不包括在他吃完飯之后看到扔在垃圾桶里的小盒子,甚至連開封都沒有過。

“你是故意要氣著我嗎?”

葉許笑著看著他,“抱歉,霍總。這東西我要不起。”

霍域陰了臉,臉上的表情看上去快要殺人一樣,一把抓過了葉許的手,“這戒指你帶也得帶,不帶也得帶。”

“行,那我帶,霍總不要生氣了。”葉許笑著說。

也許看著上面刻著“HY”兩個字母的戒指一時間覺得十分諷刺。

以前自己喜歡他的時候,一直想要一個戒指,朝霍域撒嬌霍域也不肯給她,現在她不想要那人卻要硬塞給她。

“走吧,我帶你去見你媽媽。”

霍域看著葉許帶著自己給的戒指十分的滿意,雖然中間有些小插曲,但是最后還是乖乖帶上去了不是?就像是葉許,雖然現在討厭自己,最后還不是自己的東西?

霍域坐在車上看著葉許,葉許好像沒有感覺一樣看車窗外。

不知道到哪里,興許是郊外一個公寓里面。葉許推開門看到屋子里面坐著的滿臉呆愣的女人。

“小……”

女人看到她的時候,不哭了,看著她傻傻的笑了起來,一把撲上來看著葉許說,“小……許……”

別哭了。

葉許擦干凈了女人臉上的淚水,她被女人壓在身下面,女人的淚水就打在她臉上。

葉許知道,自己這個一直溫柔的會做飯的平時也會安慰自己的媽媽,她傻了。就算好了,也不是以前那個葉母了。

你看你女兒多聽話,她從來都不哭。

所以,別哭了。

“歪……歪了……”

葉許看著她摸著自己有些扭曲的骨頭,說道,淚水流得更多了。

“別哭了,一點都不疼。”

只是骨頭歪了而已,比起在病院受了三年苦的爸爸,比起在精神病院活活逼瘋的你,我一點都不苦。

霍域看著躺在地上的兩個人,保鏢似乎是想把她們兩個從地面上扶起來,卻被霍域拉住了。

霍域自始至終就盯著葉許的臉,發現從她的眼眶里面一滴眼淚都沒有流出來。

這個葉許淚水像是干涸了一樣,一滴眼淚都不會流出來。或許,她的心都已經是冷的了。

“好好照顧她。”

霍域將葉許拉走的時候跟女仆人說道。他想讓葉母活著,這樣他才能控制葉許,讓葉許留在他身邊。

不管情不情愿,反正最后是在自己身邊。

回到別墅之后,葉許就回到了臥室,自始至終她一句話都沒有跟霍域說過。

“去洗澡吧。”

霍域看著她的側臉,妄圖從她的臉上找到一絲絲悲戚痛苦甚至是哀求,但始終沒有,葉許都沒有,她就像是一個過于精致的木偶娃娃。

她穿著睡衣就走出去了。頭發上流下來的水打濕了睡衣露出姣好的身材。這幾年來葉許一直都沒怎么在陽光下暴露過,皮膚白的可憐。

“進去洗澡吧。”

葉許說過,眼神越過他看向窗戶,和那張大床。

“你想做什么就做吧。”看著走出來的霍域,葉許笑了笑,“做完趕緊去陪你的新娘子,你在這里我睡不著。”

霍域看著她,輕輕吻上她的唇瓣,攻城略地。一直直到最后一步葉許都沒喊過疼。霍域饜足的趴在葉許身上的時候,他抬起頭看著葉許的眼直直的看向天花板。

“葉許……”

“……讓你的人去買些藥吧。”葉許說道,勾起嘴角笑了笑。

霍域看著她,“買藥?”

“去吧,我不想要。”葉許說,“你也要結婚了,情人的孩子注定上不了臺面。”

霍域沉下臉,低聲說道,似乎還帶了些輕微的笑意,“沒事,不用。”許久又說,“有了還不是很簡單的事情嗎?”

“呵,當然簡單。”葉許說道。

霍域頷首,一只手抹上葉許的胳膊,“你的胳膊我去帶你做手術,醫生說要打斷重新打石膏。”

“哦。”葉許隨便應了一聲,轉過身子,背對著霍域睡了,“你要是想走就走吧,我累了。”

一只長歪了的胳膊,你再怎么矯正它也是長歪過,再也不是以前的樣子了。霍域你怎么不懂這個道理呢?

霍域沒有說話,身后也沒有穿衣服的動靜,霍域躺在了葉許的身邊,從背后把葉許牢牢地抱在了懷里。

“霍總不去陪你的美嬌娘嗎?”

“如果還有力氣不如再來一次?”

葉許低聲說了兩個字,閉上眼睡了。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游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ag8.com亚游 - 亚洲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