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書庫>書籍閱讀> 掠愛驚情

正文   第二章 再遇

書名:掠愛驚情   作者:凌霖魚  本章字數:2642  更新時間:2020年02月25日 13:39

時間真是一種恐怖的東西,十年都能那么輕易的過去,可現在卻是度日如年,一分一秒都異常緩慢。

葉許蹲在角落里面數時間的時候這么想著。

大多數時候葉許還是蜷縮在角落里面,回憶過去,回憶了一會兒之后就在想自己真的是老了,還在回憶什么人生。

“小許~”

“小許,你別跑那么快!”

“小許,今天晚上有你喜歡吃的糖醋魚。”

葉許閉著雙眼,嘴角上揚著,極力的忍著一滴眼淚也不往下面掉。要是掉下來眼睛就治不好了。葉許低聲呢喃道。

只有在這夢里,他們可以一家團圓。

但是在這夢里,葉許必須無比清醒——如果哭了,眼睛就真的治不好了。

就這么想著,這個女人三年來從來沒有哭過一次。

三年了。

“葉許?你現在可以走了。”

有一天獄警突然走進來看著在角落里面縮成一團,頭發亂糟糟的葉許說道。

“那就是那個葉家的小姐?”

“對啊,真是造了什么孽,葉家生了這么個敗類,”另外一個人捂住了他的嘴,“噓,你小聲點,聽說她爸爸前幾天死了。”

葉許一愣,隨即笑了笑,看著他們,想哭一下卻發現三年一過自己已經忘記怎么哭了。

死了?

死了多好,就不用受苦了。

兩個獄警看著她的臉一臉嫌棄,低聲道,“這人不會是瘋了吧。”

“說不準,真是晦氣。”

葉許站起來,想攔個車去醫院卻一個車都攔不到,看起來自己真的像是個瘋子。

“葉許?”

身后的汽車里面傳來了一個聲音,那個聲音經過了幾年的時間卻依舊刻骨銘心,葉許沒有回頭繼續朝前面走去。

“葉許!”男人打開車門追了出來,一把抓住了葉許的胳膊。

“……”葉許抬起頭,最令人驚訝的是這個女子有一只眼睛是空洞地看著他。

“你的眼睛怎么了?”

“眼睛?”葉許抹上自己的臉,“被人用玻璃杯刺瞎了。”

“……”霍域臉上劃過一絲心疼,但又很快就消失了。

“怎么?”葉許臉上滿是譏誚,“霍大總裁是嫌我還不夠慘嗎?還是說,你忘記了三年前你怎么跟我下的承諾?”

“我……”霍域一只手想摸一摸葉許的臉頰。

“怎么了?霍大總裁又想說對不起?”葉許別過了臉,“我可受不起,霍域你忘記了嗎?是誰害得我家破人亡?誰割去了我的腎?是誰把我送進監獄?”

“走吧,你上車我送你一程。”

“那還真是對不起,我還當不起霍大總裁這一送。”葉許笑了笑,“霍大總裁這是準備去哪里?”

“我要去訂婚儀式,我要結婚了,葉許。”

葉許一愣,依舊在笑,眼底卻如同萬年寒冰,哪怕有太陽都溫暖不了,“那還真是抱歉,我要去辦葬禮,我爸爸死了。”

“我……”

“我還沒有什么禮物,”葉許說道,摸索了一下,自己衣服里面原來的東西還在,“這玉還你,你我以后一刀兩斷。也以這玉恭祝霍總琴瑟和諧,百年好合。”

爸爸,我來殮你了。我不孝,我沒有聽您的話。我沒能讓您享受天倫之樂,我沒讓您兒孫滿堂。

“這個屋子里面的患者呢?”葉許看著站在門口的女護士說道。

“哦,你是說那個葉姓患者?”護士說道,看了她一眼,“你跟他是什么關系?”

葉許指著自己說到,“很抱歉,我是他女兒,請您告訴我他去哪里了?”

“這位患者前幾天死了之后,因為家人都不在,霍總又要大婚,這幾天不允許辦喪事,就提前火化了。”

“那骨灰呢?”

“骨灰在霍總那里,前幾天似乎說起找什么人埋了。”護士說到,看著眼前臉色蒼白的女子,不由得有些心疼,“我聽他們說話的時候,似乎是扔去后山了。”

后山?

“小許,你這世界上最不想去的地方是哪里?”

“不想去的地方啊,有很多,但是,我很害怕去后山。”

如果可以,我這輩子都不想去。那里陰森森的,我最怕黑了。這一輩子都不想去那里。

我在黑漆漆的地方呆了整整三年,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現在,你去把我父親的骨灰扔到那里,是不把我當人了嗎?

現在,我最不想去的地方就是你的心里。

葉許皺了皺眉,想著自己雖然穿的人模狗樣的,身上確實是一分錢都沒有,還好當時是走路來的,要不一分錢都沒有多尷尬。

剛走出沒兩步,就被別人攔下了。

“霍總沒有說錯,葉小姐一定會來這里。”身后的保鏢說著。

“你們霍總說的?還是他看見了我之后知道的?”葉許說道,看了眼身后站著的人群,“我勸你們離我遠一點,我跟你們霍總也算是好聚好散。省的再見面的時候惹人難看。”

“霍總想請葉小姐去趟別墅。”

葉許笑了笑,看了看四周,“你們還真是……你們霍總是不是腦袋有洞,今天是他大婚的日子,請我這個監獄犯過去干什么?”

“這些我們都不知道,我們只知道霍總在公寓等您,希望葉小姐不會讓我們為難。”

葉許看了他們一眼,嘆了口氣,“帶路吧。”

到了別墅,葉許老遠就看見那個熟悉的背影。十五歲的少女笑著哼著小曲跑過去,二十歲的女生笑著走過去,二十三歲的女人走著過去,同樣是笑著,眼底卻滿是諷刺。

“霍總。”

“來了?”霍域看著站在身后的女人,微微勾了勾嘴角,“最后還不是來了我這里。你……”

“對,霍總說的特別對,我犯賤。”葉許笑了笑,一雙空洞的眼睛刺痛了霍域的眼,“那么,霍總叫我來這里是要做什么呢?”

“哦,我忘記了,你今天的新娘子還用著我的腎呢,這一次是要挖我的哪里?肝、胃、脾肺、心,還是說你喜歡的女人眼睛瞎了,需要我一雙眼角膜?”

“啪”霍域擦了擦自己的手,一個用力竟然把葉許打在了地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這個女人,“葉許,你瘋了。”

“你逼的。你忘記了嗎?我現在只有一只眼睛,真是對不起,”葉許站起來,微微舉了一個躬,“這還是我自作孽。”

“我會找人治好你的眼。”

葉許摸上了自己的眼眶,笑了,“那你賠我爸爸的命啊!你把我媽關在病院里三年!你告訴我,她是從小看著你長大的!”

“賠我眼睛?”葉許笑了,“你可賠的我爸媽兩條命嗎?”

霍域超前面走了兩步,像是想要把葉許擁抱在懷里面,葉許笑著超后面退了幾步。霍域看著她滿臉的笑容。

“還希望霍總實現當日的諾言,你我以后永不相見。”

葉許剛走到門口,就被保鏢攔下了,她回頭冷冷的看著站在原地架著胳膊,似笑非笑看著她的霍域。

“霍總,您這是什么意思?”

“我說我想治好你的眼睛,你沒有反對的資格。”

“呵,”葉許低低的笑起來,“我說了,我的眼睛不勞您費心了,許是老天想讓我長個教訓,我身上在沒有可以交換的東西了,還請您放我離開。”

“沒我的同意,你走不了的。”

“我記性不好,今天應該霍總的新婚之日,不去陪你那新娘子,卻到這里跟我這監獄犯對峙實在是不應該啊。”

“……”

霍域這一次沒有說話,就是靜靜的看著她。

“你這樣出去,恐怕今天晚上要睡大街了。”看到葉許的身影一頓,

“不勞煩您操心了,既然無事,我便先走了,希望你的嘴巴閉嚴不要給我找不必要的麻煩就可以了。”

葉許說完就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剛走出門不久,看到了一輛車,忽然間車燈亮起來,閃的她睜不開眼睛。

“是葉許?”一個聲音響起,葉許順著聲音的方向望過去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游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ag8.com亚游 - 亚洲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