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書庫>書籍閱讀> 掠愛驚情

正文   第一章 入獄

書名:掠愛驚情   作者:凌霖魚  本章字數:3146  更新時間:2020年02月24日 18:39

葉許醒來的時候感覺腰酸背疼,身下的硬板床硌的她渾身都不舒服,是這樣,睡慣了豪門大院的席夢思誰還睡得了這個。

但是好在她還活著。

外面劈天蓋地的懸賞令在找她,霍域是鐵了心想要她身敗名裂死無葬身之地了。

她仔細回想自己當時知道自己父親被送進醫院,母親被霍域送進精神病院的情景。

葉許又仔細回想著,安雪告訴完這些事情的時候,當著自己從二樓跳下摔壞了一顆腎的時候的場景。

當時她是什么樣的表情呢?葉許不記得了。

好像自己連一句求饒的話都沒有說過,她只是問了一句,“霍域,你信她嗎?”

霍域回給她一段沉默,然后一個醫生出來,告訴霍域,安雪的腎被摔壞了,需要換腎。

霍域看了葉許一眼,說了句,“給她去做配型吧。”

葉許笑了笑,低聲說道,“好。”

霍域看著這樣的葉許,補了一句,“換完腎,我會把你送去監獄。”

葉許癟了癟嘴,在霍域以為葉許要求饒的時候,葉許吹了個口哨,淡淡的說了一句,“您說了算。”

霍域一愣,第一次發現葉許變了,以前那個怕疼、怕死、喜歡朝自己撒嬌的葉許變了。

其實當時葉許想說,霍域是你毀了我。你毀了我的家,現在你要毀了我。

她出國留學,名校畢業,可是那又怎么樣呢?一個入過監獄的人,這輩子都有污點,是你毀了我。

之后是怎么出來的自己不知道了,葉許想著過去的往事,幾天沒有吃飯的自己不免有些頭疼。

葉許已經躲在這個狹小的出租屋里好幾天了,不敢出門,不敢買東西,甚至連用手機都做不到。

誰能想到,葉許幾天前還是一個人人寵愛的千金大小姐現在就變成了這副鬼樣子?

父親重病,她不能去看看。

母親被關進了瘋人院。

哥哥尚在S國,不知道會不會跟她一樣的遭遇。

葉許滿臉諷刺,看著滴水的天花板,自己在頂層,這屋子里面的漏水很嚴重,這幾天又在下雨,這座城市很久沒有這么連綿的降雨了。

一滴水從屋頂打落在葉許的臉上。

真慘啊。霍域這次為了讓自己給安雪捐腎是下了狠心了,捐完腎就把自己扔到監獄里面三年也是下了狠心了。

葉許肚子餓得咕咕叫,想著過了今天霍域再找不到自己自己就去自首吧,或者……

葉許的眼神落在了放在桌子的水果刀上。

“哐哐”的敲門聲從外面響起,葉許一愣抬起頭,撐著自己的身體,看著門口,笑道 ,“來了。”

還沒等葉許打開門,門就被撞開了,飄在半空中吱呀吱呀的響著。

“呵,葉許你什么時候淪落到這種地步了?”來人看了葉許蒼白的臉一眼,如果沒猜錯她已經四天沒吃飯了。

“裝成這副樣子讓我可憐嗎?”

“這些都是霍先生給的,我怎么敢不接受呢?” 葉許笑了笑,眼前一陣的發黑,臉上的酒窩都看不到了,“我哪敢朝您索取同情,你把我想得也太賤了。走吧,去醫院吧。”

——“霍域,你聽我解釋,我沒有推她!我真的沒有!”

——“我看錯你了,你跟你爸媽一樣。”

“去醫院?”

“不是捐腎嗎?安雪少了一顆腎,我也要賠上一顆腎和三年才夠,”葉許說道,“霍域,我想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霍域眼睛一冷,看著她,冷冷地開口,“你有資格跟我談條件嗎?”

“沒什么,其實也沒多大事,霍總只要聽我說完,你一定會同意的。”葉許笑了笑,滿臉嘲諷。

“說說看?”男子眼神沒有落在葉許身上,而是看了看四周,墻壁開裂,屋子里面連被褥都沒有。

“我捐腎給安雪,完全是看我跟你近十年的情分,”葉許頓了頓,笑道,“你把我送進監獄,隨便你關幾年都沒關系,我只想說,等我出來之后,你跟我再也不會見面,祝你和安雪在一起長長久久,百年好合。”

霍域握緊了拳頭,許是屋子里面太冷了,一股寒意縈繞心頭。

“我不愛你了。”葉許擦肩而過的時候,對霍域說道,“至于道歉,我會道歉。”

霍域緊皺的眉頭稍微舒緩了一些。

“我向過去的我道歉,我以為你是個好人,讓我爸媽養了你十幾年,我很抱歉。讓你沒看清我的人品,我很抱歉。”

一路上霍域和葉許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打量著葉許的臉,那張鮮活的臉現在變得很憔悴。

手術很快就進行完了。

霍域急急地迎上去,看著醫生,急切地問道,“醫生,安雪她……”

“你是說被捐獻者?好像是叫安雪。”醫生翻了一眼表,“她沒事,不過另外一個人就沒這么好運了,捐獻的時候大出血,險些要了半條命。”

霍域心頭一緊,看著醫生說,“那、那她……”

醫生剛準備說什么,一雙枯瘦如柴的手攔在了她面前,“跟他說那么多干嘛,不過是我無償捐獻的一個陌生人罷了。”

剛剛捐獻完,沒恢復就下地,走路的時候還有些搖搖晃晃的。

“葉許,對……”

“別了,我擔不起霍總這聲對不起。”

“我可以不送你去監獄,我可以給你一大筆錢。”

“霍先生,請您把手機給我用一下。”葉許伸出手,朝他笑了一下,滿眼的嘲諷。

霍域一愣他從來沒見過葉許這么笑過,內心的愧疚一閃而過,他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拿出了口袋里的手機。

“喂,警察嗎?對,我是葉許,我是來自首的,我在醫院里面,嗯……一點小病,不重要,我現在就可以去監獄。”

葉許打完電話,朝著霍域笑了笑,“謝謝了,霍先生。”

霍域似乎還想說些什么,只聽見葉許靠在窗臺上哼小曲呢。

外面還在下著雨,已經是秋天了,枯黃的樹葉懸掛在樹上,隨著風雨搖搖欲墜。

“霍總似乎有什么話想對我說。”

“我可以不送你去監獄,只要……”霍域想了一會兒,“只要你在我身邊呆三年,做三年仆人就可以了。”

“不可能,”葉許笑了,她似乎感覺到自己身體上剛縫合的傷口流出鮮紅的血液,“我怕安雪受不了刺激掉下去,霍域,你知道嗎?我現在只有一顆腎了。”

“安雪不是那樣的人。”

葉許笑得諷刺,“那我呢?霍域,我們好歹相處了十年,你覺得我是什么樣的人?我問你,我會推別人下去嗎?”

是的,葉許不會,從前那個眼高于頂,一臉高傲但是還是會喂流浪貓食物的葉許不會做這樣的事。

自己只是想給她一點懲罰,只要她服個軟什么都不會發生,他覺得自己已經很仁慈了。

“霍域,我知道你在精打細算些什么,”葉許頓了頓,“從今往后,只要你再也不出現在我面前就是對我最好的。”

霍域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

“小許!”遠處蘇衍急急地跑出來,一下子就抱住了葉許。

霍域的眼神一冷,像是黏在葉許身上一樣。

“蘇衍,是你啊。”葉許拍了拍蘇衍的肩膀,“你抱得太緊了,快把我給勒死了。”

許久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樣,葉許說著,“蘇衍,幫我把我爸媽接到你名下的醫院里面吧,我出來之后,不想再見到霍域了。”

我喜歡了霍域很多年,到最后相看兩相厭。

“哎。”霍域忽然間聽見醫生在嘆氣。

“怎么了?”霍域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這位女士,一個腎衰竭,估計活不長了。”醫生說,看了站在眼前的男人一眼,“既然是蹲監獄,估計會死在里面吧。我當時還問她要不要捐腎,她說捐。”

“她估計是再也不愿意出來了。”

霍域猛地朝窗戶跑去,看著葉許被帶走的身影,她一直都那么決絕,從來不肯回頭。她決絕了十年,到現在他還是跟不上她的腳步。

“我是什么樣的人?”

“說到底,霍域你還是不相信我,就像我當初不相信你會把我爸媽弄成那副樣子,我相信你,可你的信任從來沒有分給我半點。”

葉許的話還在霍域耳邊回蕩著。

葉許下樓的時候,外面正在下雨,秋天的雨落在葉許身上冰冷刺骨。

不知多久這個城市還會下雪,每一年的雪都不一樣,今年的雪她似乎是看不到了。

葉許抬頭看著天空溫熱的液體順著臉龐滑下,也許是雨水流進眼眶里被溫熱了,或許真的是淚水。

葉許上車的時候,還在想。

霍域真的是一塊寒冰,她以為總有一天會把這個寒冰融化了,于是她剖出自己一顆心去融化,但是現在自己的心都被凍住了,寒冰還沒解凍。

真好啊,我不愛你了。

葉許坐在車上,眼淚開始往下面落。

“別哭了,在里面好好勞改,還是會出來的。”一邊的警察似乎看到過太多這樣的場景,安慰著。

“嗯。”葉許擦了擦眼淚,最后只有低低的嘆息。

陪了她十年,她喜歡了五年的少年。喜歡太累了,我不想再喜歡你了。

她愛他的那五年,羞于啟齒,不想告訴他,直到后來,她恨上了他,這一輩子都不想再喜歡他了。

她卑微了五年的喜歡,換不來他絲毫的信任。

對于你來說,我又算是什么呢?葉許想著,笑了笑,及時止損也是件好事。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游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ag8.com亚游 - 亚洲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