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書庫>書籍閱讀> 農家俏廚娘:御夫養娃種田忙

正文   第6章 窮是真的窮

書名:農家俏廚娘:御夫養娃種田忙   作者:愛青  本章字數:2497  更新時間:2019年09月03日 01:06

她是把白面團子中,作好調味。

這般吃起來,應當更為的美味。

盼望這回的青面糕,可以挽救宋家的這回危機。

宋怡作事兒是個雷厲風行的人,既然已然打定主意兒,便付諸行動。

令她驚喜的是,此刻暖春三月,恰是莧菜的生長旺季。

田野中,菜田中,到處全都是長的綠汪汪的莧菜。

宋怡的一對小嫩手兒,在田壟間猶如穿花一般。

待到了傍晚時,她已然采摘了滿當當一筐子。

看見這樣好的莧菜,宋怡眼中也盛滿了歡喜,

雖已然累的滿頭是汗,

她心中卻是歡喜著。

好遺憾家中沒菜田,否則她可以種上非常多品種的青蔬。

此刻全部的田壟,全都是集中在少數人手掌中。一般的農戶,是沒自個兒的田壟的,此刻的人,心思單純,也是沒尋思到,自個兒到外邊兒去開闊土地。

只可以到主家那領了一些地,來年收成時,把應當上繳的部分,上繳掉,余下的才是自個兒的。

可是那余下的部分,已然是寥寥無幾。

宋怡只可以把田壟的事兒,放一放,先把青面糕作出來再談。

宋怡站立在地中,用袖管擦拭汗水時,此刻道過這兒的汪琦,恰好看見女娃露顯出潤白纖細的頸子。

她的臉果真干凈靚麗,尤其是還是有一對幽黑聰慧的眼。

他不明白,女娃采這樣多山菜干啥?

尋思到,她對那婦人說,半月后,便會取出七兩銀錢。

她真真地能作到么?

真真是不曉得天高地厚。

汪琦沒再去看女娃,背著身體上的抓獸籠,朝山頂上步去。

他每日傍晚時,會把作好的抓獸籠,擱到山頂上的些許野貨容易出沒的地點。

早晨他會去取,一般全都會有獵物上勾。

有時他也是會用自個兒制作的弓弩,去射獵物。

可是他最為感興趣的,還是往深山老林里去捕獵大型野貨。

并且他制作的箭,弩肯定是鄉鎮中最為好,最為棍的。

曾經也是有人上門兒,請汪琦作,可是全都給他冷冷的拒絕了。

西河灘莊的人,全都說汪琦是個怪人,

他卻是不在乎,

要說這世間有誰令他在意,那便是自個兒的爺,

一個通情達理,有七十高壽的老者。

尋思到,爺全都咳嗽好幾日啦,全都沒好。

他決意過幾日進深山老林,搞一頭老虎豹子啥的,

爺的醫療費用,應當便可以處置了。

汪琦一向以來,總感覺自個兒不是這兒的人,可是爺卻是鐵定的跟他說,他自小便是這兒長大的。

可腦海中,時時而冒出來的零星片段,跟他每夜全都會作的噩夢,令汪琦非常困擾。

宋怡緩過心神時,再回看見那寬大硬挺的身形。

她心道,這人真真是怪異。

宋怡到家時,長姐宋姍也歸來啦。

此刻宋姍正輪著一把大斧頭,一板一眼的在劈柴禾。

看見宋怡歸來啦,她便露顯出笑顏,還從衣裳兜兒中,

摸出一個露顯出五個黑手指印的,大白饃饃給她吃。

想來長姐已然不止一回,取出這饃饃瞧了。

可是卻是又舍不的吃。

宋怡內心感動,卻是亦是大吃一驚,忙把她扯到邊上詢問:“

“長姐,你這饃饃哪兒來的?”

宋姍心思非常簡單,她僅是覺的,好吃的玩意兒,要跟妹子分享。

因而自個兒全都舍不的吃,卻是留給了妹子。

“給的,你吃。”

宋怡卻是沒拿那饃饃,緊忙追詢問:“誰給你的?”

“柴禾!”宋姍非常多事兒講不清晰。

非常多時候,她口中往往僅會向外蹦出一倆字。

因而她講了一個柴禾字,宋怡便明白了。

她是說,自個兒用柴禾跟旁人換的菜包。

可是這一個菜包全都15厘錢,一捆柴禾也才5厘錢,長姐那兒搞那般多的柴禾跟旁人換。

宋怡僅是覺察到有些許怪異,只是尋思到長姐的狀況,估摸是有人同情她,送給她的也未必。

可是如今又是有幾個人,這樣有同情心的。

可是在這長姐嘴中,鐵定是問不出更為有價值的玩意兒。

宋怡忙把菜包放回長姐懷中。“長姐,你留著自個兒吃,不要給她們看見,否則奪你的,曉得么?”

宋姍一聽,果真面上露顯出警覺神色。

雖宋姍腦子不大好,可是由于宋蘭跟宋安先前搶她的玩意兒,欺凌她的回數太多啦,也是有了記性。

她即刻把菜包擱到衣裳里邊兒藏好。

實際上宋姍亦是否是天生腦子不好,聽聞小時候,的過一場病。

由于沒錢請郎中,發熱把腦子燒壞了。

因而現而今全都18歲啦,還沒向前說親。

實際上宋姍卻是是家中,除卻宋怡長的最為好看的一個,細眉細眼,臉蛋兒也周正。

倘若不是由于常年作個粗活,那手必定亦是不會布滿老繭,而是細皮嫩肉的。

尋思到姐姐的處境,宋怡心中亦是一片枉然。

可是她信,事兒在人為,

她信,僅要過了這一個坎,后邊兒的狀況會越發的好的。

由于她心中一向有一個信念,而且一向堅持著,

有志者事兒竟成。

看見長姐繼續劈柴禾,宋怡也忙自個兒的事兒了。

宋怡把一筐子莧菜,拿到河邊兒清洗干凈。

洗好后,便開始煮水撈燙。

在煮水的同時,她也開始跟面。

汪氏僅聽著廚閣間,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緊忙跑過去瞧,卻是見宋怡一對白凈的小嫩手兒,恰在一大團面上,節奏有序的搓捏著。

雖她人小,抱著那般大的面盆兒,作跟面的舉動,有些許吃力。可是舉動卻是無比的嫻熟,好像先前曾經這般作過了很多回一般。

汪氏看的不禁大吃一驚,“怡姐兒,你在跟面,你這是在那兒學的?”

由于宋怡跟面的舉動跟她們跟面的舉動壓根不一般。

至于哪兒不一般,應當說舉動更為靈巧,并且那白面團子和的更是好。

跟面有幾個講究。

一個是,面不粘桌跟手。

跟面跟的好不好,僅要看跟面人的手掌跟面桌,便一目了然。

面跟的好,跟面人的手掌上一干二凈,沒粘染上一丁點面。

而面桌亦是一干二凈的、

還是有一個便是面的揉軟程度,以及厚薄程度。

倘若是用來作水餃抑或餛飩,面的厚薄,便非常要緊。

只是今日宋怡作的是白面團子,因而僅要面能攪的瓷和,便可以了。

瓷和便是白面團子的揉軟性。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游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ag8.com亚游 - 亚洲最佳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