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書庫>書籍閱讀> 大陰司

正文   第1章 槐木黑棺

書名:大陰司   作者:佛癡九  本章字數:2800  更新時間:2018年03月01日 18:24

我叫王風水,天生命苦,出生那天瓢潑大雨,我娘難產,暴雨驚雷下,疼得聲嘶力竭。

我爹驚慌失措地跑去請接生婆,山路泥濘,不幸滑下山崖,至今不見尸首。

爹一直沒有回來,娘在被我活活折騰了兩個多小時后,也撒手人寰。

這個時候,我還在娘的肚子里。全村人都跟著唉聲嘆氣,以為我是一個死胎,可爺爺卻愣是用一把剪刀,豁開了娘的肚皮,把我取了出來。

三斤三兩,眼看著就要咽氣。

村里人都說養不活了,爺爺卻一臉決然,冷哼了一聲,抱著我走出院子,在瓢潑大雨里來到墳頭,為我續了一樁陰命,娶了個鬼媳婦兒,這才使得我茍延殘喘地活到現在。

雖然還沒過門兒,我也從來沒有見過鬼媳婦兒,可我知道,她每時每刻都留在我的身邊。

平日里只要我和其他女孩子走得近一些,背后就會刮起毛骨悚然的陰風。

我心里面雖然極其不甘心,也只能老老實實地避開那些女孩。

也許是因為我身邊總是跟著一只鬼的原因,所以從小身體孱弱,臉色也總是有著一種鬼兮兮的慘白,也沒什么人愿意和我玩耍。

聽爺爺說,自從爸媽不在了以后,奶奶也突然離家出走了。

所以,從小我的性子就孤僻,只和爺爺相依為命。

我的爺爺呢,一直經營著一家棺材鋪,這年頭,流行火葬,生意越來越慘淡。

爺爺平時在家就自己打打棺材,也算是消磨消磨時間。

有時候好不容易有生意上門,還被這老爺子給攆了出去。

這都是爺爺“三不賣”的規矩鬧的,沒招兒。

任憑你磨破了嘴皮子,許諾給多少錢,這老爺子就是不賣。

我還尋思這老頭缺心眼兒啊,到手的錢都不賺。

爺爺知道我心里犯嘀咕,可也不回答,每次都朝我的后腚踢上一腳。

后來,我也就慢慢明白了。

僧人和道士都是修行之人,哪能走尋常的陰路?

用了尋常死人用的棺材,會拘禁他們的魂兒,一生的修行可就都廢了。

夭折的小孩兒,說道兒更大,他們死時哪個沒有怨氣啊?

往棺材里一趟,那可就是養小鬼兒啊,一旦尸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橫死的人就更邪乎了,他們死得不甘心,就必須得找一個替身。

棺材里存了尸身,怨念就有了歸宿,他們的陰氣越聚越重,煉成了厲鬼,活人可就慘了。

好在爺爺還會堪輿風水、尋龍定位的手段,算是能勉強供我上學。

暑假里的一天晚上,爺爺又被人請了去,指不定幾天能回來。

大暑伏天的,我熱得睡不著覺,就一個人守著棺材鋪。

夜已深了,突然間暴雨傾盆,一個響雷炸開了。

我嚇得一激靈,抬頭看表,已經十二點了。

我想起爺爺十二點之前必須關門的叮囑,就連忙準備打烊了。

沒想到,這時卻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那是一個小老太太!

她進來的時候,一點聲音都沒有。

我一抬頭,正好和她打了個照面兒,把我嚇得夠嗆。

老太太穿著黑色衣服,手里還拿著一個臟兮兮的布袋子。

她渾身濕漉漉的,雨水讓她的頭發都打了綹子,而且一個勁兒地向下流著,凍得瑟瑟發抖。

那張臉白慘慘的,布滿了溝壑,一絲血色也沒有。

干瘦的身材,沒有一丁點兒多余的肉,仿佛啊就是骨頭架子上包了一層皮。

尤其是那雙眼底烏黑,散發寒意的眼睛。

大晚上冷不丁看到,還真夠嚇人的。

不過,這老太太慘兮兮的,我看著心里很不得勁兒。

一股陰冷的風這時吹得我好冷,我忍不住渾身直打哆嗦。

“哎呀我去,嚇死我了!

老太太,你啥時候進來的?

這么晚了,啥事兒啊?”

“咳咳,我買棺材!”

“不賣,關門了,你明天吧!”

老太太的嘴唇顫動了幾下,充滿期盼地望著我。

都好幾個月了,總算是開張了,我心里本來很興奮。

可是又一想,午夜十二點后不做買賣,這是爺爺定的規矩啊!

雖說我們開棺材鋪的,哪年都會遇著點兒邪門的事兒。

可是像這樣半夜十二點來買棺材的,我還真是頭一回遇到。

她臉上的神色很緊張,聲音顫抖地說:

“咳咳,明天?我可等不了明天了!

來不及了,來不及了啊……”

我都被她說糊涂了,啥來不及的:

“老太太,這個點兒哪有買棺材的?

賣給你了,你自己咋拿啊?”

看我拒絕了她,老太太顯然是急了。

她從那個布袋子里掏出了一大摞毛爺爺,直接放在了我的手里。

“老太太,這不是錢的事兒啊!

再說,用不了這老些……”

“咳咳……我老太太求你了,就今天,就今天吧……”

說到這兒,又一個炸雷響了,老太太神色由哀求變凝重,粗重地嘆了一口氣。

那單薄的身子,又開始瑟瑟發抖了。

我看她這么可憐,心一下子軟了。

“老太太……晚上十二點之后我們不做生意的。

你為難我也沒用啊!”

想不到,那個老太太竟然朝我跪了下去!

這我哪受得起?可是要折壽的啊,我把爺爺的叮囑一下子都忘了。

“得了,賣給你!”

老太太看我松了口,一陣狂喜。

她臉上露出了一種難以形容的怪笑,那雙眼睛卻直勾勾地看著后屋。

“老太太,你看啥啊,要啥樣的棺材?”

“我要槐木黑棺!

三尺三寸的槐木黑棺!”

老太太的目光依然死死地盯著后屋,語氣很堅決。

我心里咯噔一下,這老太太咋知道我家有一口槐木棺材的?

而且還知道它是黑色的?

甚至連它的尺寸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要知道,那口槐木黑棺可是爺爺的寶貝,平時,連碰都不讓我碰!

槐木黑棺此時就停放在后屋,我不自覺地也向后屋看了一眼!

可不知咋地了,我渾身又一陣哆嗦,突然感覺好冷。

我咋跟這個老太太一樣,渾身瑟瑟發抖呢?

我猛然想到了爺爺“三不賣”的規矩!

“三尺三寸的棺材?”

你是買給誰用的?”

事情實在有些詭異,爺爺的叮囑又回響在耳畔。

這三尺三寸的棺材,根本就裝不下人,這老太太買它干什么?

“小伙子,咳咳,我是用它裝骨灰盒的。

我們老人兒啊,都念舊,用了棺材,才安心啊……”

看到我又有點兒猶豫,老太太馬上有了下一步行動。

“我有錢,我有錢……”

老太太又從布袋子里掏出一大摞毛爺爺,在我眼前晃了晃。

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看得我渾身不自在。

我這時腦子一片空白,木訥地站在那里。

老太太陰邪地笑笑,把手里那摞毛爺爺又放到我手里。

我看了看那摞毛爺爺,嘆了口氣,竟然鬼使神差地答應了。

老太太滿意地笑了幾聲,一轉身出門,消失在暴雨之中!

她臨走時特意囑咐我,讓我把槐木黑棺給她收拾一下,等著她來取。

我點點頭,沒有拒絕。

我把錢都放在柜子里,就拿了一塊抹布,準備去后屋擦擦那口槐木黑棺。

推開后屋的門,借著前屋昏暗的燈光,我看到了停放在條凳上的那口槐木黑棺。

一陣慘烈的陰風突然席卷而來,我心里一種莫名的難受!

我也沒多想,就來到槐木黑棺跟前。

忽然,我有點兒發暈,差一點兒摔倒。

情急之下,我連忙用手扶在了棺材板上。

黏糊糊的啥玩意?

一股腥臭的味道直刺我的鼻孔,我好懸沒吐出來。

爺爺這是多久沒收拾這口槐木黑棺了,看來收拾它還真得費點兒勁兒了。

轟隆!

一個響雷又炸了,電閘這個時候還特么的跳了。

屋里頓時漆黑一片。

么的,真倒霉!

我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摸索著去找蠟燭和火柴。

天黢黑,啥也瞅不著。

我從抽屜里隨手摸到了蠟燭和火柴。

噗!

蠟燭被點燃了,竟然有一股腥臭無比的味道!

借著昏暗的燭火,我模糊地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那是一片血紅!

棺材蓋上,竟然滲出了鮮血!

我額頭上滲出了冷汗,腿肚子開始打哆嗦了。

棺材里突然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緊接著,從槐木黑棺里涌出了嘩嘩流淌的鮮血!

鮮血越來越多,整個屋子都彌漫著一股血腥味。

我之前的眩暈感更強了,一下子倒在了血泊里。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游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ag8.com亚游 - 亚洲最佳平台